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笑书神魔 第八十一章 疑难杂症(跪求点击收藏和推荐哦)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1月22日

笑书神魔 第八十一章 疑难杂症(跪求点击收藏和推荐哦)

李土豪,人如其名,其父李友是个有头脑的生意人,靠着勤劳智慧发了家,可是却因心脏病早早的去世了,留下了万贯家财和一个只会挥霍的儿子。李土豪现在也有四十多岁了,也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不适,他可不想从蹈他爸爸的覆辙,于是花一万金币买来了这第一个看病的机会。

李土豪在随从的簇拥下来到司仪跟前,司仪笑着说:“您好,李先生,请将您的症状说给大家听听。”

李土豪听闻,就清了清嗓子,向人群一挥手,一个妖艳的女人就端着一碗汤走了上来,李土豪用汤漱了漱口,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这燕窝不新鲜?赶快去换!”说完还不忘捏了一把女人的臀部,女人则媚眼如丝的看着李土豪,扭着腰一步步的走了下去。

李土豪这时才觉得舒服了一点,说:“我觉得我病得厉害啊!我现在每天早上起来就觉得心口窝像有块石头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而且晚上休息也不好,总做恶梦,白天也没有精神,老打瞌睡。人们常说心脏病是代代相传,我父亲他发现的晚,没治好,但是我得把病治好,不能让子孙后代跟着遭殃啊!”李土豪说的信誓旦旦,但是大家都看得出他根本就是舍不得现在的荣华富贵。

雨柔看了李土豪的样子,说道:“我觉得这个人虽然身体有些臃肿,但是从他的呼吸,气色来看,绝对没有任何的顽疾在身,多半是因为他过分担忧自己才导致的失眠和胸闷。依我看他这不是心脏病,说是心病还差不多。”

雨柔的话大家听完都觉得很有道理,这个李土豪根本就是自己吓自己嘛。

司仪听完了李土豪的话,笑了笑说:“李先生,您今天算是来对了!我们专家团就是为了帮助像您一样饱受疾病折磨的人啊,您有一刻钟的时间让专家诊断,请进到帐篷里去吧!”

李土豪一听司仪的话,乐颠颠的跑进了帐篷,然后大家就听见帐篷里传出叽叽喳喳的说话声音。一刻钟很快就到了,李土豪一掀开门帘走出来,边走边笑:“哈哈哈,果然是专家啊,比我自己还了解自己,看来治好我的病就是时间问题啊。来人啊,这是专家们开的药方,要严格按照这上面所写的内容抓药,哪家药铺抓什么药必须给我整明白儿的,钱老子有的是,不用你们替我省!哈哈哈!”

李土豪的随从连忙走过来将他接走,李土豪一左一右的揽着两个衣着暴露的少女大笑着离开了。

司仪笑眯眯的,继续道:“看来咱们李先生是很满意喽,那么好,咱们不要耽误时间,继续接诊,下一个是王求生先生,请到我这里来。”

话音刚落,一个贼眉鼠眼蹑手蹑脚的人从人群里钻出,边走边四处环视,似乎在找什么。

司仪同样问道:“王先生的症状如何啊?”

王求生道:“我的心脏总是跳一下停一下,这难受劲儿就别提了,赶紧让专家给我瞧瞧。”

龙惊宇看着这个王求生就不舒服,道:“这小子来看个病而已,怎么跟做贼一样?”

雨柔说:“这个人的确身患顽疾,而且之前他一直从事重体力劳动,而且看他的面色,我猜他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如果不采取治疗的话他真的活不了多久。”

龙惊宇诧异的看着雨柔,说道:“小柔,你什么时候医术这么厉害啦,甚至能看出他之前干什么的。”

雨柔说:“这当然啦,我是谁啊?你看看他的双手布满老茧,双腿严重侧弯,这说明他的工作负荷很大,面色蜡黄,眼神涣散,说明他这段时间几乎没有怎么吃饭和睡觉,头发枯黄,说明他长期营养不良,判断这些并不难啊。”

龙惊宇听完竖起了大拇指,一副我服了的表情。正当龙惊宇他们聊天的时候,会场突然骚动起来。一队官兵嚷嚷着将人群分开后直接走向了会场中央。而王求生一看到官兵撒腿就跑,但是最后还是被官兵逮到了,一名士兵拿出一张通缉令,念道:“嫌犯王求生,涉嫌偷盗罪,金额达5000金币,特下令全国通缉,如有反抗就地正法。”

龙惊宇听完呵呵笑了,说:“这怎么回事?通缉犯也看心脏病?”司仪也上去辩解道:“大人,这是我们的病人啊!”

官兵道:“诊费交了吗?”

司仪道:“交了,可是……”

官兵打断了司仪的话说:“别废话,诊费也许是他偷来的,给我封存好了,随时备查,我们走!”说完就准备带走王求生,王求生一看自己真的要被抓去见官了,就开始死命的挣扎,但是没挣扎几下就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官兵道:“怎么的?装死可不好使,给我起来!”

但任凭他怎么叫,王求生都没有反应,官兵有些慌了,就喊道:“叫你们这的医生出来,给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医生模样的人从帐篷里出来,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王求生,然后转过头对官兵小声耳语道:“这位官爷,这小子可能真的得病了,我这一时间也看不好,不如您就把他带走,死了就当是畏罪自杀,他交的诊费我们会如数上缴的。”

官兵一听眉开眼笑的说道:“嗯,医生说这小子分明在装死,来人啊,给我带走!”话音刚落,人群中就冲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而老太太的身后还跟着几个衣衫褴褛的孩子。老人边跑边喊:“大人饶命啊,我们家阿生这么做全是为了我们啊!阿生若不能治好他的病,那我们这一老四小就没人照顾了啊,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你可不能带走他啊。”老人哭的凄凉,会场上也弥漫着悲惨的气氛。

官兵没有理会老人的哭诉,说:“我管你们是死是活?他有病看病,偷钱就是不对,来人啊,给我把这老疯子赶走。”说话间就过来两个人将老人拖走了,老人挣扎不开,只能大哭着说:“我们也是没办法啊,这医药费我们实在拿不出啊,求大人饶命啊……”赶走了老太太,官兵就抬着王求生走了。

人群中的雨柔感觉到了王求生的呼吸一下比一下微弱,眼看就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急的想冲上前去,龙惊宇一把拉住雨柔,说:“小柔,别去了,这人就算救了也活不了,但是这帮庸医我会想办法让他们好看的!”

柳州治疗妇科方法
冠心病症状表现有哪些
银川治疗癫痫病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