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黄山招商骗局引发校园保卫战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1月11日

  核心提示:2009年,安徽省黄山市招商引资一个名为黄山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的项目,但该项目却是一场“空手套白狼”的骗局。它不但没给当地贡献一分钱税收,还致使政府倒贴了数千万资金。

  2009年,安徽省黄山市招商引资一个名为黄山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的项目,但该项目却是一场 空手套白狼 的骗局。它不但没给当地贡献一分钱税收,还致使政府倒贴了数千万资金。

  2015年4月20日,在安徽省黄山市人民政府大门外,泾县交通局运管所副所长赵军,吹了几声随身带的哨子,几天后,他接到黄山警方,要其去公安机关走一趟。几个小时后,他拿着一张取保候审决定书回了家。

  事实上,泾县属宣城管辖,与黄山没任何关系。赵军之所以跑到黄山吹哨子,是因为他在黄山屯溪一中读高一的女儿。不久前,他和另外几百名家长一起,同时听说了 屯溪一中要搬校 的消息。

  如果事情没有逆转,屯溪一中目前读高一、即将升高二,以及中招后新入学的高1新生,都要在今年9月1日搬进新校区。但问题是,直到现在,新校区建设仍未结束。

  需要指出的是,屯溪一中始建于1949年,目前在安徽省所有高中综合排名中位列第二,曾培养出众多高考状元,有很多像赵军这样的家长,是慕名把孩子送到这里就读的。

  当赵军听说屯溪一中要搬迁时,他首先想到的是, 有必要吗? 因为老校区还在正常使用,也没到达危房条件,201 年时,刚花费数百万元新修了一个塑胶跑道,且学校还空着10间左右教室。

  另外,新校区距黄山市中心12千米左右,地处经济开发区,交通并不便利。更何况,在新校区不远处,是当地最大的垃圾填埋场。

  赵军说,抛开这些恶劣的周边环境不说,依照当下工程进度,即使9月1日前全部完工,学生学习的教室以及宿舍,也是刚刚装修过的。

  众所周知,新装修建筑会留有大量有害化学物质。 我们不可能让孩子去当小白鼠。 赵军称。于是,赵军和其他很多家长希望学校不要搬离老校区,并曾多次请求过有关部门。

  我们找学校,他们推到教育局,教育局推到市政府,市政府又让找教育局。 另一黄山籍学生家长称。无奈之下,今年4月19日,上百名家长在群商议后,决定次日集体到黄山市政府讨说法。

  当第二天上午9点左右,家长们陆续来到市政府门前时,发现有很多警察也在场。 我们提前有约定,不允许喊敏感口号,不拿敏感词汇条幅,不随地扔垃圾。 一位学生家长说, 只想让市领导听我们的诉求。

  赵军说,他到现场后,发现家长队伍不够整齐,由于自己在交通系统就职,便拿起工作用哨吹了几声,告诉大家不要乱。

  随后,他们又集体到黄山国际大酒店门前,因为安徽省第一巡视组人员在该酒店临时办公。在这里,赵军为维持秩序,又吹了几声哨子。

  当日,这些家长的诉求,没得到正式回应。

  没几天,他们又一次在群商议,准备5月1日继续找政府。但在5月1日前夕,包括赵军在内的几名学生家长,前后被当地警方传唤。除赵军外,另外一位家长也领到了取保候审决定书。

  因为我拿着哨子,他们说我是组织者。 赵军至今不解。在警方为他出具的取保候审决定书上看到这样的字样: 我局正在侦查 4 20 非法集会、游行、示威案,因犯罪嫌疑人赵军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

  负责通知赵军去公安局的陈姓警官在接受采访时称,对此其实不知情。

  调查发现,实际上,屯溪一中搬迁背后,疑似与当地一个知名的招商骗局工程有关。另有可靠信源证实,目前,黄山已有两名官员的落马,或与此有关联。

  招商 空手套

  要厘清屯溪一中现在的搬校境况,还要从2006年说起。

  2006年6月,浙江杭州商人张明亮与郑某共同出资10万元,成立杭州百纳航空乘务培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百纳),张明亮为法定代表人,知情人透露,张之所以成立此机构,源于他一个亲戚在新加坡某航空公司。

  但杭州百纳运作了几年,并没太大起色。2009年1月,张明亮从有关渠道获知,黄山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黄山经开区)正在招商引资。

  于是,张明亮前往黄山经开区洽谈,说要在当地建一所名为黄山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简称民航学院)的高职院校。

  张明亮这个提议,得到了正在为招商头疼的黄山经开区主任覃金平的高度重视。紧接着,张便开始项目投资前期筹备工作。

  2009年8月29日,张明亮与黄山经开区管委会签订协议,约定由张明亮投资1.5亿,其中一期启动资金为 000万元,黄山经开区为其提供行政审批、土地证办理、基础设施配套等服务。

  可张明亮当时根本无法拿出这笔启动资金,于是便以内定民航学院主体工程为诱饵,向浙江策利建设公司收取了 000万 履约保证金 ,并许诺1个月后归还,而这些钱都被张明亮挪作注册资本,就这样,张未投入一分钱,便启动了民航学院项目。

  诡异的是,据司法部门向证实,民航学院所占土地出现了三本土地证,均由休宁县土地局核发。需要指出的是,黄山经开区地处屯溪区、休宁县和徽州区等区县构成的黄山市南部城镇群中心位置。

  其中,第一本土地证号为 休国用(2010)第0027号 ,张明亮手中持有的该证显示,土地使用权属黄山外航教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黄山外航),使用权类型为出让。民主与法制社多方采访得知,此证系 。

  而这本土地证,实际持有人为董某某,面积只有19.7 平方米,用处是住宅,使用类型为出让,地址在休宁县海阳镇率水路。

  第二本 休国用(2010)第0856号 土地证,使用权人仍为黄山外航,土地性质却变成划拨,面积205752.04平方米;第三本土地证编号 休国用(2011)第0106号 ,所有信息均与第二本相同,使用权人为民航学院。

  调查还发现,尽管民航学院土地证有1本为 ,但黄山经开区仍大力支持建设。

  很快,该项目出现了致命问题:在上一级教育部门的办学资质没通过。

  没通过的原因,目前有两个说法。民间说法是:后续资金跟不上、土地证造假等。而黄山市教育局局长王永松则称: 因国家十二5高校政策的调剂,中东部地区控制审批新的高校,原有的高校要进行整合,造成原民航学院的建设停滞。

  在这样的情形下,自感无力回天的张明亮返回杭州,想彻底退出民航学院。

  官员深涉骗局项目

  为了避免项目烂尾,时任黄山经开区主任的覃金平又带人跑到杭州,将张明亮请了回来,然后建议张明亮转让项目公司80%股权以张罗资金,不过最终转让未能成功。彼时是2010年8月。

  无奈,黄山经开区又通过一系列操作,从当地国有企业中,以土地抵押借款名义,前后借款 500余万元,供张明亮使用,但这些借款,仍没法弥补民航学院建设欠下的工程款。

  最后,进退两难的黄山经开区开始寻觅接盘者,获悉,他们先后找过南京金城公司、合肥新华学校等,均未谈妥。

  紧接着,黄山经开区找到京师国教(北京)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师国教),希望能接盘民航学院,几经考虑后,该公司决定接手。

  2010年12月6日,张明亮与京师国教谈好项目买卖协议,张明亮负责把办学资质办妥,期限是2011年4月底之前。2010年12月8日,京师国教董事长吕向东如约把700万元保证金打到黄山新城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山新投公司),当时覃金平兼任这家公司董事长。

  但保证金到账后,黄山新投却将 40万元汇入黄山外航账户。随即,张明亮将其中的大部分资金,又转进个人账户。

  得知这一消息后,京师国教在2011年1月11日提出撤销协议,退出买卖,同时向公安机关报警,指控张明亮诈骗,但当地警方并未立案,接盘再次失败。

  不久后,又有其他承建商指控张明亮欺骗,2012年6月16日,张被公安部门拘留,7月2 日被履行逮捕。经过复杂司法程序后,2014年 月12日,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以抽逃注册资本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张明亮9年有期徒刑。

  期间,曾热衷上马民航学院的覃金平,也离开经开区,当选黄山市政协副主席,在9位副主席中,排名第八位。

  重要的问题是,张明亮被判刑后,当初从当地国有企业借走的 500余万元是否偿还?黄山经开区办公室刘姓主任称: 大部分还了,目前纪检部门正在调查。 对于更多细节,对方谢绝回应。

  争议的拍卖

  有一个细节是,在张明亮二审判决前的2014年2月,民航学院又迎来一个接盘者 黄山市高铁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黄山高铁投资公司)。该公司同属国企。

  2014年2月17日上午9点,民航学院资产第三次拍卖会在黄山市屯光大道9号的城投大楼二楼举行。

  一位曾参加了这场拍卖会的人士透露: 这次拍卖前,拍卖的保存价已事前在报纸广告中发布,拍卖会开始前,拍卖师拆开法院装有保存底价的信封进行了宣布。

  报名参加拍卖会的只有两家公司,一家喊价,而且喊了两次,另外一家始终没有做出任何动作,黄山高铁投资公司以9 50万元拍下了民航学院。 该人士透露。

  同时,这位人士还说: 购买民航学院烂尾楼的价格奇高,非常不合理,实际造价仅为 250万元,土地1544.0215万元,拍卖价足足高出实际价格4000多万元。

  另有多处公然信息显示,黄山高铁投资公司总经理于亮,兼任黄山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和黄山高铁新区指挥部办公室常务副主任。

  关键问题是,解决民航学院烂尾楼,是不是必须使用司法强迫拍卖方法?查阅资料发现,依照法律规定,主要债权人可以采取接管债务的方法接受债务人资产。据北京一拍卖师介绍: 根据业内标准计算,这次拍卖佣金超过百万。

  另有消息指出: 开发区的高铁公司不具备兴办基础教育的资历,且自身资金紧缺,其注册资本唯一4亿元,其中只有1.2亿为现金,其余的2.8亿是土地使用权的用益物权 。

  最终,这次拍卖成为黄山坊间热议的话题。意外的是,今年2015年 月16日,黄山市纪委常委会议决定,于亮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几天后,《华夏时报》刊发报道称: 他的落马也将一桩当地招商引资被骗的往事牵出 ,同时用了大篇幅文字报导了民航学院烂尾状态。

  黄山市教育局局长王永松告知: 于亮落马,与民航学院毫无关系,《华夏时报》严重违背事实。 对此,联系了采写该报道的,对方说: 报道没问题,并有大量证据可左证。

  对此,今年4月8日,中央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还刊发评论员文章指出: 安徽省纪委必须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追究主要决策官员的。

  4月2 日,安徽省纪委发布消息: 黄山市政协副主席覃金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值得关注的是,自去年2月民航学院被黄山高铁投资公司接盘后,又历经了什么?

  堵洞 嫌疑

  2014年 月初,不少黄山市民听到一则消息: 屯溪一中要搬到黄山经开区。 月中旬,当地官方终究证实: 屯溪一中搬迁到开发区原民航学院。

  那末,屯溪一中老校区怎么办?黄山官方解释说: 屯溪四中搬入屯溪一中现址,市实验小学搬入屯溪四中现址。 黄山市教育局局长王永松对说: 实验小学空出来的位置,目前在斟酌建设教育局办公楼。

  面对外界 屯溪一中为民航学院堵漏洞 的说法,王永松称: 早在10年前,就斟酌让屯溪一中搬迁了,但一直没定下来,这次是黄山的教育布局调剂,正好民航学院又出现问题,所以让屯溪一中搬过去最合适,目前新校区建设投资是2亿多元,这些钱来自财政。

  但据知情人透露,目前新校区建设的财政拨款只有7000万元,1.5亿元来自建设银行贷款。王永松局长还表示,近 年内,屯溪一中老校区也许还能使用,但随着新教改的大形势,老校区硬件后期会跟不上, 我觉得这个问题没什么后患,且利大于弊。

  事实上,据调查,依照黄山市规划,目前屯溪一中老校区周边预留有该校扩建之地, 但住了很多村民,如果扩建,拆迁问题很难解决。 王永松说。

  还有一个问题是,屯溪一中搬迁既然是市里教育布局调整,那么该项目是不是通过了规划部门审批呢?黄山市规划局办公室汪姓主任拒绝向提供有关手续。

  黄山区经开区办公室刘姓主任也拒绝了的采访。随后,从其他渠道得知,黄山经开区总体规划(200 -2020)中,对开发区定位,并不包括教育。

  另外,不少屯溪一中家长担心,新校区距垃圾填埋场太近,产生的污染对学生有害。黄山市环保局副局长马宁宏说: 屯溪一中新校区取得了环评,距垃圾填满场最近距离接近1800米,完全在污染防护范围外,新老校区上空空气质量也基本持平,不存在污染。

  但多数家长仍不买账,他们反对搬校的理由是:烂尾项目还在扩建,草草搬进去影响学生健康;民航学院因为政府失误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不应该让学校买单。

  黄山教育局王永松局长回应说: 这些反对声主要来自一些利益群体,他们在老一中附近买房,出租给学生,我知道有一个人买了12套,学生搬走后,会断他们财路。

  这类说法太片面,我们不能否认有家长买,但几百个家长都买,可能吗? 屯溪一中很多学生家长反驳道。

  也采访了几位屯溪一中的在职教师,他们透露: 学校98%的老师反对搬校,可只要在学校提出来,就会被叫去谈话,连在群里讨论都不行。

  一学生家长就此事发短信给屯溪一中校长查建宁,但查建宁校长的回复是: 真出什么事大不了不干,但可能害的还是你们的子女。

  查建宁校长在面对采访时称: 关于搬校的事,你找教育局,我什么都不知道。

  学校肯定是要搬的,今年9月1号的搬迁计划也不会改变。 王永松说, 如果担心室内有甲醛超标,希望家长可以找监测机构,监测费用我们出。

尿痛尿急吃什么药
宝宝积食吃什么消化不良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