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解码司法改革新路线图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2月04日

  核心提示:“这些改革举措,对确保司法机关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健全权责明晰的司法权利运行机制、提高司法透明度和公信力、更好保障人权都具有重要意义。”

  和历届中共 三中全会 一样,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为我们勾勒出中国未来10年深化改革的路线图的同时,也出乎外界意料地端出一道改革大餐 司法体制。 法院独立审判,检察院独立行使检察权,废除劳教。这些都是多年以来发出的司法改革的最强音。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加快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司法制度,同时强调保护宪法法律权威,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承载着 法治中国 梦想,新一轮的司法改革启航。 在本期对 两高 推进司法改革的历程的报导中,过去他们 直面难题 ,改革力度超过预期。未来势必继续在司法领域回应期待,引领期待。 本期关键词:司法改革 这些改革举措,对确保司法机关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健全权责明晰的司法权力运行机制、提高司法透明度和公信力、更好保障人权都具有重要意义。 继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为司法体制改革勾画了整体框架后,201 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的发布,则为未来 司改 路径指明了具体路线图。受访多位专家均表示,此次 司改 方案 力度空前 。 司法改革是这次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之一。 中共中央总书记 在对《决定》作说明时表示, 司法体制是政治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年来,群众对司法不公的意见比较集中,司法公信力不足很大程度上与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不合理有关。

  根据《决定》,新的改革蓝图中,在司法管理体制上,推动省以下法院和检察院的人财物统一管理,并探索建立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这些可能的举措,主要针对的是备受诟病的司法地方化和地方保护主义问题。 实际上,此前的201 年10月28日,最高法院对外公布《关于切实践行司法为民大力加强公正司法不断提高司法公信力的若干意见》,已透露出一些端倪,强调坚决抵制各种形式的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就当前法院系统内部讨论的意见来看,至少要在制度上解决人、财、物三方面的保障,法院才更有底气在审判过程中与地方保护主义相对抗。 但是, 省以下法院和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 具体如何操作,明显还有许多细节需要确定。 201 年11月25日,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 在《人民》刊文《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在法院、检察院的财物统一管理方面, 在文章中提出,地方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专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的经费由省级财政统筹,中央财政保障部份经费。 具体来讲,今后各级法院、检察院的工资、办公经费由省级财政负担。办案业务经费、业务装备经费由中央财政负责。追缴的赃款赃物、诉讼费用,由省级财政统一管理,上交国库。 有接近中政委的人士称。 相比 财 与 物 的问题, 人 的问题涉及人事任免,情况复杂得多。在不修订现行法律的情况下,名义上法官和检察官的任免仍然要由相对应的人大机关作出。但在执政党组织部门酝酿司法机构干部人选过程中,上级司法部门党组的话语权或将大为提升。 而一旦法官和检察官人选由上级司法部门党组提名,再交由县、市级人大任命, 由于司法机关脱离了地方,很有可能在当地通不过任命 ,有司法界人士担忧。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地方各级党委的政法委,都拥有领导地方司法机构的职能。司法要完全 去地方化 ,还取决于地方政法委定位和角色的变化。 同 省以下法院和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 的改革相比,在此次司法管理体制改革中,探索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更受社会瞩目。 对这一改革新政的初衷,有业内人士认为是针对司法地方化开出的药方。但是,最高法院司改办副主任蒋惠岭则认为,这一方案的提出,首先是为了解决司法资源不均的问题。 有的地方法院案件数量不多,有的则过多,造成忙闲不均,浪费司法资源;有的地方法院管辖区域过大,有的则过小。 蒋惠岭专门撰文称。 在青海、西藏等地区,人数在10人左右的基层法院、检察院并不鲜见,甚至几年前,西藏一个县检察院只有 名工作人员。而在北京、上海等城市,一个基层法院往往拥有400多名法官。即便是如此庞大的法官队伍,面对井喷的案件数量,依然苦不堪言。 对此,有专家建议: 在中西部地区人口少、地域小、案件少的县,可能不再设基层法院、检察院。相邻几个县的案件将集中到一个法院、检察院办理。对于案件数量多的地方,可以适当打破行政区划,增加基层法院的数量。如果几个县的面积较大或相隔较远,可以由集中起来的县级院设立巡回法庭或派出法庭审理。 这个设想其实不新鲜。事实上,我国已经有相当数量的跨行政区设置的司法机构,包括军事、海事、铁路运输等专门法院以及基层法院的派出法庭。另外,在海南、广东等地,也有跨行政区划设置法院的情况。 消息人士泄漏,此次的改革设计中,不会触及司法区划,而是从 司法管辖制度 入手,有限推动。这意味着级别管辖上的调整、通过上级法院的指定管辖等途径,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司法改革中被充分利用。

  审判权检察权要独立,除了司法地方化问题,还有司法行政化的严重问题。上下级法院机构之间、法院内部的运作和管理上,都具有高度的行政化特点,比如上下级法院间的案件请示汇报,法院内部实行审委会制度和案件审批制,造成案件的实际审理与案件的判决相分离。 在一名律师代理的一起刑事案件中,法院的司法行政化问题严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西部某市一家矿业公司的负责人赵某因涉嫌虚假注册罪和抽逃资金罪被起诉到基层法院。法院在开庭后迟迟不予宣判。后当事人四处上访,法院被迫为其取保候审。后来,当事人通过各种途径打听到的案件背后的故事让他瞠目结舌。原来,基层法院就此案早就作出了无罪判决,但是没有送达当事人,而是将案件连同案卷送交中级法院,中级法院指定专门办案人员组成合议庭进行了书面审理,同样拿出了审理意见将案卷递交到高级法院。 层层请示 的结果,是一审走完了二审和再审的程序,而案件却至今没有结果。 有法学专家指出,审判权检察权之所以始终没法摆脱行政化的困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目前我国司法机关对司法人员的管理,是按照行政思路进行的。这种管理模式直接导致司法机关内部管理的行政化。 这位专家举例说,对于一起刑事案件,案件承办人收集并审查了证据,询问了证人和被害人,讯问了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对案件比较了解,但根据现有管理体制,承办人对案件的处理意见,需要报庭长(科长、处长)、分管副院长(副检察长)批准。 实际上,后者并不一定能够准确把握案件,审批案件时未必都正确,这是因为案件管理者没有全面、深入了解案件所致,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司法活动行政化、办案不清楚。 上述专家说。 该专家建议,剥离法院和检察院的行政事务,交由司法行政部门管理。具体来说,就是司法活动由审判长和主任(主办)检察官负责,直接针对审委会或检委会。案件主办法官或者合议庭,或者主任(主办)检察官,对案件的事实和证据负;一般性案件适用法律和刑事政策,由案件的主办法官或者合议庭负责,重大疑难案件适用法律和刑事政策时,由检委会或者审委会负责。 但是,从《决定》给出的改革方案来看,显然离法学专家的期望还有一段距离,还没法从根本上解决司法行政化问题。 《决定》肯定的思路是,主要通过健全司法权利运行机制来实现。比如,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健全司法权利分工负责、相互配合、互相制约机制,加强和规范对司法活动的法律监督和社会监督。改革审判委员会制度,完善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制,规范上下级法院审级监督关系等。 较早前,深圳、佛山等地曾探索审判长负责制,弱化庭长、副庭长对法官的行政管理职权,赋予审判长对审判团队的管理权及对所审理案件的裁判权。 201 年10月下旬,最高法院下发关于深化司法公开、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的试点方案,要求在上海、江苏、浙江、广东、陕西等省市部分法院展开试点工作,其中的关键即包括消除审判权运行机制的行政化问题。 同期公布的《最高法院关于切实践行司法为民大力加强公正司法不断提高司法公信力的若干意见》,也要求各级法院的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和副庭长坚决支持合议庭和独任庭依法公正审理案件,上级法院坚决支持下级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同时,还提出要不断健全保障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制度机制。 对于这些改革举措,有专业人士指出,虽然还在试点过程中,但是毫无疑问有助于提升司法的独立性,为下一轮司法改革打开空间。

  公平正义,在201 年11月15日这一天对任建宇有了更真实的意义。当天全文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这位曾经的重庆大学生村官难抑激动地说: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1957年8月 日,国务院公布经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十八次会议批准的《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自此揭开了长达50余年的劳动教养制度序幕。 劳教制度使民众可以不经司法机关审判而被剥夺人身自由,直接送往劳教所,接受最长可达4年的劳动教养,在实践中被广泛、严重滥用,被认为是中国刑法体系的重大缺点。 一方面是法律依据不足且违反宪法和上位法,另一方面是有违罪罚相当和程序正当等法治原则,劳教制度侵犯人权的问题屡屡发生,早已成为众矢之的,关于其存废或改革的讨论多年来一直没有中断过。 2012年10月9日,中国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姜伟透露,国家立法机关正在研究具体的改革方案。201 年1月的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之后,全国各地陆续停止适用劳教。 201 年10月2 日,最高法院院长 在一次会议上提出: 各级法院要积极配合劳教制度改革,探索完善轻微刑事案件快审快结机制,大力推进社区矫正工作,有效延伸审判职能,帮助罪犯早日回归社会。 这意味着劳教改革已水到渠成。 此次《决定》废止劳教制度的措施一经提出,立即取得舆论的广泛认可,被外界称为 历史性的决定 ,是对民意的回应,是中国在人权保障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与此同时,有关劳教立法的废止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201 年12月2 日至12月2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将审议国务院关于提请废除《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和《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的议案。届时,劳教制度有望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劳教制度正式废除后,相关善后工作如何展开,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此前的2005年和2007年,违法行为矫治法两次被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计划。立法机关期望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违法行为矫治法》取代实行了备受诟病的劳动教养制度,然而终因各方争议太大而一再被搁置。目前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违法行为矫治法何时出台,将原来用劳教解决的部分轻微刑事犯罪纳入司法程序解决已成为学术界和实务界的共识。 另外,《决定》中还提出了 健全错案防止、纠正、追究机制,严禁刑讯逼供、体罚虐待,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 逐步减少适用死刑罪名 。相对废除劳教制度来讲,这些措施虽然大多是 老调重弹 ,但是在外界看来,从保障人权的角度动身,显然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小儿便秘有什么食疗方法
新零售系统
微店铺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