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安置
当前位置: 主页 >> 拆迁安置

在高墙与鸡蛋面前该站甚么立场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2月04日

  村上春树在获耶路撒冷文学奖时,曾发表过一段著名的 高墙与鸡蛋 理论: 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 体制是高墙,人是鸡蛋,不管高墙多么正确和鸡蛋多么错误,我也还是站在鸡蛋一边。

  9月,这段理论某种程度上在舆情中得到了生动诠释。

  张曙光,丁书苗,杨达才,龚爱爱,夏俊峰,李某某,王书金 审判月 里,一个个名字走上审判席,几乎使人目不暇接。这些名字或曾飞黄腾达,或曾辛酸低微。而他们可能经历一个共同命运 在民意与法治的旋涡间挣扎。

  本期中青舆情指数显示,薄熙来案、李某某案和夏俊峰案,是最为5个群体受访者所熟知的舆情事件前三名,而上述 纠葛 在它们身上,亦格外明显。三起案件的被告身份,各自被一些舆论简化成了某种标签,都承载着超越案情本身的社会意义。人们不单单将它们的走向视作 个案 ,某种程度上,它们也被视作 特权 或 弱势群体 在法槌面前的一次大考。

  这不仅引发络舆论和法庭审判的激烈对撞,民间舆论场自身也一分为二,甚至一分为多。 这就是 审判月 的特殊性。要么特殊在当事人,要么特殊在事件的性质,要么特殊在舆论的关注,我们能够感知司法在这些案件审判中的压力,也能感受到各个方面的力量在其中的投入。 有媒体人这样总结。

  于是,本期舆情指数调查伴随着一个显著特征:某起司法审判的结果,几近很难不激起争论的涟漪,不同人对同一案件的看法,可能相去甚远。比如,对李某某获刑十年,受访的民群体多击节叫好,而专家学者群体中,却不乏 李某某是不是成为某种宣泄口 的反思;对夏俊峰终被履行死刑,意见领袖多认为 公权碾轧了弱势群体 ,而在和媒体人中,则有人明确提出: 死亡城管有过错,但将所有城管之恶加诸其身,于案情并无意义。

  分歧显示了多元价值观的生长。但在 高墙 与 鸡蛋 面前,永远站在 鸡蛋 一边的思维,却也是一把双刃剑 它令社会具有更多同情心与正义感,却欠缺了理性和客观。把复杂的案情,简化成了一道 强势与弱势,谁赢? 的选择题。在非黑即白的对垒中,法治精神很难有成长空间。

  在夏俊峰案的一片喧哗里,被杀城管之一申凯的父亲对媒体讲的一段话,引人注目。他认为, (当事人)都是人们表达情绪的靶子,没有人真正关心事实是怎么样的 。媒体问: 您认为事实是什么? 这位父亲说: 事实就是,我的儿子和张旭东被夏俊峰用刀捅死了,我们两个家庭都毁了。夏俊峰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这是法律给这个不幸事件作的终结。

  审判月 带给全社会的财富正在于:它促使不同群体思考,在 高墙 与 鸡蛋 眼前,究竟该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

  答案并不复杂。它既不应是 高墙 ,也不该是 鸡蛋 ,而是恒定的法治立场 法律的刚性是全社会需要坚守的底线。法治应该像一枚 定海神针 ,以事实与证据支持其筋骨,无论对 高官 、 星二代 还是 小贩 ,都恪守同一条红线,动不得、摇不得、弯不得。

  9月,公众看到,尽管一些案件围绕着猜测,也有法治以外的力量试图参与改变案件的进程和结果,但法治精神也在争议中前行。对一些官员的审判,让公众看到了 刑也上大夫 ;李某某案的一审结果,让公众感到梦鸽的 救子 戏码,对法庭所能施加的影响实则极其有限;而夏俊峰案尘埃落定,也让一些人反思: 当 全民呼吁刀下留人 能改变案情事实和法律,那末, 全民喊杀 也能。 推而广之,法律就可能成为浮标,难以形成信仰。

  法治精神不是一个虚词,它体现在每起个案里,活在时间的深度里。

  要让法治立场在 高墙 与 鸡蛋 面前稳如磐石,官民双方都任重道远。对民间舆论场来讲,学会理性地接受与预期不符的结果 只要它是法治的,是通往公民社会的必修课。对相干司法机关来讲,更要先用行动消除公众对司法不公的集体焦虑,谈论法治精神才可能有公信和底气。

小儿中暑
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宝宝不爱吃饭要怎么办